路草

After night comes day.

未来可期。

2018 年的年初,我凄惨地失恋了。


一时之间,原本喜欢的事情,都变得不喜欢了,就像是永远失去了快乐的能力。我变得不敢旅行,提起笔来,写的全是悲伤的东西。一直到更后来一些,我重新开始写故事,觉得自己好多了,但还是没有力气去给笔下的人物幸福,因为我连给自己的都不够用。


一开始会看镇魂完全是个意外,我先是迷上小巍的盛世美颜,爱上澜澜的可爱,然后才是居的外润内刚,北的外憨内秀。看完镇魂一滴眼泪没掉,但反复了一整晚的真相是假,哇的一声哭出来,才发现原本以为是被巍澜虐得肝疼,流的却全都是给居北的眼泪。


我完美错过了那个万众瞩目的盛夏。那时秋天都快结束...

朱白|世界尽头 番外

前文:1 | 2 | 3 | 4 | 5 | 6


蓝天白云


哥哥:


 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踏上冰岛的土地。


  与你分别后,我一直在到处旅行,在忘记时间的日子里,我不断地问我自己,我是谁。


  上学的第一天,老师就教过我们,要演戏,先学做人。自从开始演戏之后,我就知道,那将会是我一生不能终止的学习。哥哥也说过,演戏不能脱离生活,作为演员最幸运的事,便是能够痛快地去体验各式各样的人生,那都是相同的道理。


  每演出一个角色,我们都必然要先...

朱白|世界尽头 6 (END)

* 那张照片中的岛屿,是你最想要去的吗
* 只要你愿意跟我走,只要你愿意不回头

前文:1 | 2 | 3 | 4 | 5

BGM:曾轶可《私奔》


6


预计要到达冰河湖的那天,中午过后,朱一龙脸色一直不好。白天还有机会掉头回早上出发的小镇买药,蓝昀问了好多次,朱一龙却一直说不用,蓝昀讲不过他,最多只坚持住不让他开车,让他在一旁休息。

当天下午他就发了烧。

是低烧,并不太严重,按理多喝点水,好好睡一晚就能好。只是这荒郊野外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只有一地繁花细草...

“当季节不停更迭,他和他相爱。”

朱白|世界尽头 5

* 明天和寂寞男孩一起跨年停更一天,下一篇完结(被甜到牙疼去看医生的话另行通知)
* 完结前小虐怡情,但 BE 是不可能 BE 的,这俩我能嗑一辈子(在被糖糊到死去之前)
* 提前新年快乐 :)

前文:1 | 2 | 3 | 4

BGM:张悬《蓝天白云》


5


“我要保护龙哥呀。”白宇总是这样说。

一旦他这样说了,就等同于允许朱一龙对全世界都温软也刚强,但只对白宇一个人脆弱。

他知道白宇并不比他坚强多少,但总会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,也会在他最想逃的时候先走,...

朱白|世界尽头 4

* 国家地理旅行
* 冰岛旅游散策

前文:1 | 2 | 3

BGM:1976《世界尽头》


4


冰岛被称作冰与火之岛,其来有自。它位于北美板块和欧亚板块交界处,大西洋中洋脊在此突出海面,除了表面可见的冰河与冰原,更多的是地底下汹涌滚烫的地热与温泉。

古老的火山运动不断作用,经过亿万年,岩浆的热力将板块狠狠撕裂开来,在地球身上划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痕,盘古大陆从此支离。直至今日,它们仍然在不断远离彼此。

整座遗世独立的岛屿,就是一个外冷内热、激情如火的美人。

水源流入巨大的裂谷中央,形成清澈碧绿的...

朱白|世界尽头 3

* 应该是小甜文
* 冰岛旅游散策

前文:1 | 2

BGM:伦桑《答案》


3


什么是爱情?

鬼王爱上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
沈巍爱上赵云澜,万年相守,生死不负。

有人说,爱就像蓝天白云,晴空万里,突然暴风雨。

对朱一龙而言,这整个句子假如直接浓缩为“白宇”两个字,大致上意思也相去不远。

此前十年,他替他人喜怒哀乐,将身体当作承载其他生命的容器,过的是别人的人生。而白宇为他连结起他与他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那个自己,无处躲避,始料不及,冷热交替,乐此不疲。


回程的车程总比来...

朱白|世界尽头 2

* 应该不会狗血
* 冰岛旅游散策

前文:1

BGM:孙燕姿《克卜勒》


2


据说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另外七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如果彼此见面,将会带来无法弥补的噩运。

朱一龙觉得,他现在就替白宇见到了一个。

蓝昀没有问朱一龙什么私人的问题,有可能是顾虑他演员的身分,不好太过分去打探。朱一龙基于礼貌,也并没有过问太多。

虽然他心里头有一万个问题正欲倾巢而出。

蓝昀轻装简从,随身物品不多,他说他已经在外旅行一年了,性之所至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没什么拘束。他看上去干净齐整,也不像是穷游。除了轻便的家当之外,他最大的行李是一台小平衡车...

朱白|世界尽头 1

* 为什么一定要出戏,我偏不要
* 冰岛旅游散策
* 不上升

BGM:郭顶《水星记》


1


冰岛,凯夫拉维克机场,早晨九点三十三分。

挑高的出境大厅,通透敞亮,人来人往。与大部分游客写意神情大相径庭的,是一名戴着鸭舌帽,背倚墙边的漂亮青年。

漂亮的青年眼眸低垂,看起来若有所思。夏日早晨一股波浪般的欢欣气氛,似乎丝毫勾不动他半分。他像尊雕像似的又站了一会儿,总算拿起手机,拨了通跨国电话。对方一接起来,他就先抢了白,“婵姐,我暂时不回去了。”


前一天下午,朱一龙刚在冰岛完成为期四天的广告拍摄,原本预...

朱白|浮生若水

* 第一人称意识流
* 不上升

前文:《末路狂花》


——「水点蒸发变做白云,花瓣飘落下游生根。」


我和白宇的第一次见面,再普通也没有,一句你好,互报姓名,没有天雷地火,更没有一眼万年。那只是漫漫一生中再不过平凡无奇的一次遇见,不存在所谓一见如故,没齿难忘。

但第一印象时常是会骗人的。我从没想过会错得这么离谱,更没想过错得离谱有什么要紧。

这偏偏这又是另一个错误。


反倒还不如沈巍赵云澜,在龙城大学初遇的那一眼刻骨铭心。握手之后,沈巍必须拉住赵云澜不让他走,第一次我差点不小心松开了,那是我的疏忽,是他小心地握住我不放。那个力度极好,坚定,恰...

朱白|末路狂花

——「我是比较危险的花,末路中的优雅。」


* 第一人称意识流
* 不上升


后文:《浮生若水》


第一眼见到哥哥,就觉得他真是好看。刀削斧凿,宜古宜今,不沾人间烟火的美。尤其那一双黑白分明桃花眼,像池深不见底的潭水,看久了能在里头溺死。

好看的人不说话,更似天上谪仙。那池潭水波澜不惊,偶然沸腾,回神就灭顶也未可知。

但我偏偏是不怕死的那个,偏要去惹,也不管一只凡胎肉身惹不惹得起。


我有时回想起和他的第一场戏,忍不住都要莞尔,我却从未再跟他提过。

那场戏是在沈巍家,赵云澜受伤,沈巍要替他的手臂上药。我原本还在筹谋该怎么让冰山美...

Wolfstar|岁月之痕(授权翻译)

* 原文:Ages of Ink by copperbadge
* 授权:Absolutely! I have a "blanket permission" statement on AO3 -- anything you want to translate you can, just be sure to link back to the original, which I know you'll do. Have fun!

一则写于图案的故事,一段伤痕揉以墨水的历史。一幅有形的、活动的锦织。

五年级。骄傲和聪明和忠诚。那个符咒还需要一个纹身才能完成...

朱白|火光

——「爱能到的地方,都不算是远方。」


火才燃到一半,就被他往烟灰缸里摁熄了。这已是今晚的第六支烟。

白宇掀开窗帘,将窗户推开。迎面而来,是远方一片苍茫灯海。他搬来一张高脚椅坐在窗边,高楼的风奋力地吹,他并不爱独自一个人吹风,可是今晚却特别想听那来往呼啸的风声。

他又点燃了新的一支。

电话响了一声,是一条信息:白宇,接电话。

他没有回复,对着手机静静地等。

一分钟后,铃声响起,他在最后一声挂断前点开了。视频通话里,画面乌鸦鸦一片,只见里头那人被一顶鸭舌帽盖住了上半脸,口罩只罩住了下巴,鼻子嘴巴都露在外头,脸上的表情动也不动。要不是背景晃得厉害,白宇几乎都要怀疑他流量是不是卡了...

©路草
Powered by LOFTER